KiNANA

《京都妖谭异灵志》妖怪paro插图合志本宣

啊啊啊啊神仙本!
为大佬们打尻啊啊啊啊!
吃土!_(:_」∠)_

一起吸猫:

!!!!!!


起伏:




预售时间:11月4日19:00——12月7日23:59




预售地址:戳这里mmm




具体详情 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




转发 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感谢小伙伴们支持#




参本画师:




阿十 @变态十 ,BB @手癌B ,阿和 @和也 ,七次瓜 @七次瓜 ,T岚 @T岚 ,时予 @爆炸予 ,屿 @屿 ,五楼 @❆snniou❆ ,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




 本子进度 发货售后 已经 后续的场贩 可以关注lof




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 会参加cp21


【瑞金雷安】如何增进感情?

我是条废鱼……
ooc严重
带一点学院背景……
文笔渣,原谅我。


(扭扭乐什么的才不是重点!)
01.
清晨,一间四人宿舍里就传出响亮的喧闹声。
“靠!雷狮你往我手机里塞了什么?!”
“嗯?没什么啊,只是本大爷的自拍照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谁会像你这样一口气塞他个几百张的!我手机内存都被占完了!”
已经是周末了,学生大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也就只有他们几个周末留校的人还在宿舍里闹腾,宿管大妈也懒得管他们了。
格瑞自然地无视掉每天都在互怼的两人,准备给自己热一盒牛奶。他把手伸进他床头的一个大箱子里翻找,心中默念着,“嗯…今天又是什么口味的呢……”
啊,是AD钙啊。
“格瑞你还在玩你那蜜汁牛奶每日占卜啊。”安迷修好不容易强迫雷狮给他把手机里奇怪的东西全删掉了,接着就跑过来吐槽格瑞。
“才没有在占卜。”格瑞淡淡地说道。嗯,AD钙的话,今天应该有好事吧……
“格瑞,我也拿一瓶啊——诶,葡萄味的?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
格瑞沉默了一下,对已经开始喝了的安迷修说:“安迷修,你今天…当心点儿好。”
“喂喂,格瑞你这不是在玩吗?”安迷修说着就走开了。
嗯……毕竟我根本没有那种口味的牛奶啊。格瑞并没有把话说完。
侧脸就看到在一旁捣鼓手机的雷狮偷偷看着喝奶的安迷修偷笑。格瑞选择装作没有看见。
02.
格瑞坐到自己的书桌前,翻开摆在一旁的文件写了起来并默默地喝着自己的AD钙【并没有热过再喝】。(我为啥要强调这种事?反正直觉告诉我AD钙热过了不好喝!)
“格瑞!格瑞!”房门还没被推开,就听到了叫喊声。哎,那家伙还真是…格瑞不露声色地将桌面上的文件遮住了放在一旁。
“格瑞——”刚刚藏好文件,金就推门而入了格瑞还没来得及把嘴里的吸管取下再问一句怎么了——
“格瑞我们来玩扭扭乐吧!”
格瑞只来得及在听到AD钙的盒子(我不管,我就要强调这是AD钙!)被吸空的声音的同时,感觉到有液体从口腔倒灌入了鼻腔……

“咳咳咳…咳,咳…”离金闯进这间宿舍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分钟了,格瑞还在剧烈地咳嗽,呛得太猛了……
“那啥…格瑞你没事吧……”罪魁祸首一边问道,一边伸手帮格瑞顺气。
格瑞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为什么突然,咳…扭扭乐……?你知道你想玩的是什么吗,金…”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玩,还来找我……”
“因为凯莉说玩这个可以增进感情。格瑞你最近又总不陪我玩…”说着说着金的声音就渐渐的沉了下去,甚至带了哭腔。
果然又是凯莉吗…格瑞在心里哀叹金怎么交上了这么个朋友,但另一方面他又是在经不住金站在那里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了,我陪你玩就是了。
“真的?!”金一下就扑了过来,挂在格瑞身上晃(身高差),“格瑞你最好了!最喜欢你啦~”
格瑞抬手遮住自己的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啊啊,这还真是暴击啊。
03.
“但是没有东西你要怎么玩啊?”
“没问题的~凯莉都给我了。”金得意地朝格瑞扬了扬手中的纸袋。
这女人,还真是准备充分啊……玩之前要不要再检查一下她有没有在里面装录音机或是摄像头什么的呢?
“诶?你们要玩什么啊?算本大爷一个!”不知道何时出了门的雷狮两人现在又绕了回来。
“玩游戏?哎,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长个一米八几的身高也就只能装装样子……雷小朋友你就自己去吧,哥哥我补个觉。”莫名困倦的安迷修不知打开了什么神秘开关,一进门就长篇大论地数落雷狮。
“嚯,小孩子?骑士道白痴你还真敢说啊……”这一番数落不出意料的惹火了雷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安迷修从床上拽下来,“给本大爷滚下来一起玩儿!”
“才不要!你这个恶党!”
“快点儿!墨迹个屁!”
“不要!”
……
04.
(提醒:这里凯莉小姐姐赚足了存在感。)
两人揪扯了很久,最后安迷修还是拗不过雷狮,被拽过来一起玩扭扭乐。
另一边格瑞和金早就把东西准备好了。
“为什么是录音机?”
“不知道,凯莉说这是新版本,要比原来的好玩。”
不好的预感。
“那就开始玩了啊……”格瑞好像给自己壮胆一样说着,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钮。
“哟!谈好了?!啊啊,金我还真佩服你啊!能让那个面瘫男玩这种游戏…”
他们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冷汗都下来了——凯莉你还真会玩吼!自己录这种东西!你闲了不起啊!金也是听得一脸蒙逼,表示根本不知道凯莉还自己录了这种东西。
“好啦好啦,那我们就开始吧~嗯嗯,对了格瑞那两室友应该也在吧?那我们就玩4P版的哦。”
您确定您不是在看实况转播?四人二话不说就对宿舍进行了30秒极速大清查,所幸什么都没有。
“别找了,什么都不会有的,这确实是我在周四晚…哦,不,是周五早00:23录的哦~”
大佬我们可以不玩了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就在雷狮忍不住想去按下停止键的时候,凯莉的声音又从录音机中传了出来——
“……不准关掉。”
吓得我们以勇气(粗神经)著称的海盗头子手一顿。
“我可是会好好问金你们玩的情况的,算是售后意见征集?而我并不认为金能守住自己的嘴呢~”
05.
“好了,开始玩吧。别磨磨唧唧的。金是1号,格瑞是2号,雷狮是3号,安…没马的那个骑士笨蛋是4号。”
噗——三声笑不约而同的响了。
“Ready?Go!”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败下阵来的竟然是战斗力爆棚的游戏大王雷狮。
“呵呵,恶党你柔韧性不行啊。”
“安迷修你有本事滚过来说话。你不是不想玩吗?”
“不不,坚持不懈这是骑士道的美德之一,开始了就要坚持到底。”安迷修正维持着一种厉害的姿势调侃着雷狮。(嗯…请自行脑补你认为安哥能做出的最厉害的姿势。
“1号,左手蓝色。”
“嗯嗯,蓝色啊……”金伸手碰到了左上方离他最近的蓝色格子。
“2号,右脚黄色。”
努力撑住身体的金突然感到来自右面的压迫感:“诶诶,格瑞?!”
“别乱动啊笨蛋。”格瑞的位置附近根本没有黄色格子了,他只能抬脚跨过金去触碰理论上最近的格子。结果两人就这样叠在了一起。
“3号,左脚红色。”
“哈?你是要我跨越太平洋吗?!”安迷修一边抱怨着一边想尽毕生所能去够那远在天边的红色格子。
然后,雷狮很不道德的踹了一脚安迷修的腰。安哥的游戏之路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我艹!雷狮你脑子瓦特了啊?!”
“啧。”还有这种副作用啊,那种药。雷狮在心中暗自腹诽。他拉起暴跳如雷的安迷修就摔门而去。还不忘顺手把录音机给关了。
06
“……我们还玩吗?”
“两个人怎么玩?”
“好吧。”金也觉得玩这个东西很累,翻身就倒在毯子上,“格瑞你先让开啊,我起不来。”
“……不让。”
格瑞顺势就放下膝盖跪在毯子上,将金压在身下。“我要高兴了才起来。”
金愣了一下,脸颊变得微红,别开脸不敢直视格瑞近在咫尺的脸。
格瑞看着金一副不自在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正盘算着不要玩得太过火而准备起身时,颈脖突然承受起上一瞬都还不存在的重力——
接踵而至的便是嘴边温软的触感。
随即金又松开他的手,倒回垫子上,声音小得如蚊蚋:“……那这样…你高兴不?”
格瑞当机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伸手捏了捏金脸上的软肉,嘴角扯起一定弧度:“高兴。”
07
金舒舒服服的窝在格瑞怀里玩手机,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格瑞:“格瑞,我觉得安米修很奇怪啊……”
“为什么?”
“他会骂人了啊……”
“……”
“金你想搬到我们寝室来吗?”格瑞选择逃避这个话题。
“诶?当然想啊,和格瑞住一个寝室……但是…”
“加德罗斯那家伙嫌学校太无聊,带着他那两跟班环游世界去了。”
“手续什么的不是也很麻烦吗?”
“已经办好了。只要你想马上就能搬。”
“那好呀,不过格瑞真是可靠呢。”金已经习惯了格瑞这种先斩后奏的办事模式,也不觉得奇怪,立马答应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办的呀?”
格瑞转身从书桌的书堆中抽出压在里面的文件:“啊…很久以前?”
金结果格瑞递过来的文件和笔,在格瑞的签字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啊,对了。凯莉说好像有给你的礼物。”
“给我的?”
“嗯,让你在录音机里找。还不让我看。”
08
格瑞毫不费力地从磁带的背面翻出了——一张房卡。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给雷狮打电话。
“雷狮,你们现在在哪里?”
“还在学校里,怎么了?”
“……你是准备打野战吗?”
“嗯…虽然也不是不可以。”
“我这里有一张房卡可以给你。”
“我靠!格瑞你本来是准备干嘛啊?”
“不是我,是凯莉给的。”
不一会儿,雷狮就拽着迷糊的安米修绕了回来,拿了卡就又走了。
金很担心的再次发问:“安米修到底怎么了呀?”
“吃错药了。”
“什么药啊?那么奇怪…”
“…某种慢性药。”
09
那天晚上直到格瑞帮金搬完宿舍然后睡着……
安米修他们也没有回来。



说过了,扭扭乐不是重点。至于安哥他们,任君想象。
(厚脸皮占 tag)



哦哦哦哦哦!Safe(赶上今天了)!大概有色差啥的…画技啥的也渣死在土里……但不管怎样——
雷总生日快乐啊啊啊!!(疯狂打 call)

本来准备认真学习来着,一下子就被带飞了……嗯嗯,这两张地图打死我都记得住了!







【占 tag不要脸】

不怎么会画男孩子的人…性转体注意…不会囤图…再占个tag(我真不要脸)……

用黑纸画画……我是不是有毛病(画完眼睛都要瞎了

【瑞金】The LAKE

啊啊,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了,有什么建议请告诉我来着(请记得控制下语气)
那,这里是文笔超渣的KiNANA——

The LAKE
一片湖,连接着两个世界——这是只属于你我两人的秘密。

01.
“金,你在吗?”银发少年站在湖边,望着月光下波动的湖面,开口问道。
“我在的哟,格瑞。”当格瑞走近湖边,水面上映出的并不是他自己的身影;而是模糊的,只能勉强辨认出是一名金发少年的倒影。
格瑞盘腿坐下,随意地开口道:“金,你今年多大了呢?”
“唔,按照你们那边的算法大概是…16了呢。”
“时间过得真快啊……”
“是啊,第一次见面还是在我10岁的时候呢。”
“你们那边的十岁还是我们这边的十岁?”
“当然是你们那边的!!”金不知为何有些气急败坏,干脆也在湖边坐了下来,用手撑着自己的脸颊。
也不怪他生气,两边的历法有所不同,当金知道了在格瑞这边自己也算个十几岁的少年时,他还抱怨过自己这个世界的历法简直不可理喻。因为在金那边,他还只算一个8岁的小孩,而他并不喜欢年纪很小的自己——话说年纪小不是很可爱吗?格瑞在内心发问。
02.
六年前的那个夜晚,鬼使神差般的,格瑞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去自由丛林里探险。那是村里人一直告诫着不能靠近的地方,但对格瑞来讲,那就更具有吸引力了。
那天晚上,他瞒着父母,趁他们睡着的时候——踏入了月光照耀下丛林的阴影之中。
-----------------------------------
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仿佛是来自于命运的召唤,金想要打破父母下达的禁令——六岁之前不允许出门。还要一直呆在这座城堡里730天,我可等不了。金就这样下定了决心。
那天晚上,他连自己最亲爱的姐姐都没告知,就从自己的房间跃出了城墙——跑进了那片从未踏足的森林。
03.
又聊了许久,夜空中的月已经有了向西移动的趋势。
仿佛下定决心一样,格瑞咬了咬嘴唇后开口出声:“金……我要参军了。”
“……参军啊…那你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对。”
即使身处的世界不同,战争总是文明不可避免的产物。所以,金同样明白参军这件事的重要性与不可避免性。那么,他就不能去阻止格瑞离开他这件事的发生。
“那…你要保重。”
“嗯。借你吉言。”格瑞默默伸出手,将手伸向湖水,想要触碰那头的人儿的脸——而指尖依旧只能感受到湖水的冰冷。
金当然能看清格瑞的一举一动,他举起手想要握住那并不存在的温暖——什么都没有。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格瑞…格瑞,我会一直等你的……我,我……”
好像是刻意的,格瑞出声打断了金的话:“好了,时间要到了……还有,你就别等了…”
04.
格瑞收回手,站起身来。
“不。我一定会等的。”金第一次如此倔强。
“那,随你好了。不过有条件。”
“哈?还有条件?”
“你不答应的话,就算我回来了也不会再来找你了。”好吧,其实这我可做不到。格瑞在心里进行着抗争。
“诶??!那,那我答应你。”
“三年。只等三年。三年以后,我还没回来的话……忘了我吧。”
“……嗯。”我才不会照做呢。
05.
那个晚上,他们都没能鼓起勇气说出那句语法构成其实简单至极的话语——“我喜欢你。”
06.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金已经有了焦躁的感觉,不安,笼罩在心头。
他只能不断的安慰自己:“格瑞一定不会有事的,他那么厉害……只是不小心遇到了比较难缠的敌人吧……只是稍微拖延了一下吧……”
三年其实转眼就到了,不过在心有所念的人儿心中,那时钟仿佛被调慢了几百几千倍。
“真是的,格瑞你再不回来…我就真的不等你了哦……”金一如既往的抱膝坐在湖边,凝视着一片平静的湖水,没有任何波澜。眼泪又是毫无征兆的就涌了出来,金慌忙用手去擦拭,“啊啊,我怎么又哭了啊…这样的话格瑞,可是会骂我的啊……”
07.
毫无征兆的,那个晚上——湖面隐约出现了人影。黑发少年在水中的倒影显得十分的清晰:“那个,金?”
突兀的声音并没有吓到金,反而让他惊喜万分:“格瑞?!格瑞你终于回来了?!”他慌忙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到湖边。
“诶?诶诶诶诶?!原来他说的是真的啊?”那边的黑发少年好像被金吓了一跳。
金也被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不是格瑞?!
“你,是谁?格瑞呢?”金不禁有些颤抖,声音也拔高了几分。
“不要那么激动嘛,小男孩儿。我可是那家伙的队长诶。”
“队长?那,那格瑞呢?”
“……那家伙啊,死了。”
08.
晶莹的水滴不停地滴落,融在澄澈的湖水中,溅起一片片涟漪。
“不可能,你在撒谎……格瑞,格瑞他那么厉害,不可能有事的啊……”
“啊啊…那啥,你你你别哭啊……”刚才语气里充满戏虐的黑发少年瞬间变得慌乱起来,“啊啊啊,要被那家伙知道了就糟了啊……快别哭了啊……”
金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只顾在哪里放声哭泣。
“雷狮!你在干什么?”愠怒的声音透过湖面传到了金的耳朵里,有些熟悉?
“啊啊啊啊,那个啥,就想逗逗他嘛,毕竟是那个能让你格瑞在意的不得了的人啊……结果没想到就……”
格瑞?金哽咽着出声:“你…在骗我?”
“骗没骗你——自己验证一下咯。”
紧接着,那被叫做雷狮的少年旁又显出了两个人影,是棕发和银发的少年——
“好啦,货到请签收~”

“金——我回来了。”
金的抽泣声戛然而止:“格瑞…格瑞!真的是你?!”
“是我,我回来了。”
看着被波纹模糊了的那紫罗兰的颜色,金感到很安心。
“欢迎回来,格瑞。”


希望喜欢来着。

【瑞金】所谓GAY里GAY气(耶)

哈哈哈(写标题的时候自己都笑了)

01.
“格瑞啊,你说为什么我们咋就这么gay里gay气的呢?”
“啊。哦。不知道。”
——但,如果可以的话…能这么gay一辈子就好了。
这才是格瑞的心里话。
02.
提问:为什么格瑞和金明明是邻居,上同一所学校,但去上学的时候却一个向右走,一个向左走呢?
回答:因为他们住在对门。
03.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按门铃的声音。
连续不断的声音吵醒了正在里屋睡觉的金。睁眼看床头的电子钟,又是标准的7:15。他想都不想就朝外面喊道:“啊啊,再睡五分钟嘛……”
门外沉寂了一会儿,又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脚步声渐渐接近,里屋的门也被打开了——“睡个屁,快给我起来。”
啊啊,果然是格瑞啊。金这么想着,把身子往里缩了缩:“不要。我得了离开床就会死的病,要……”
话音未落,金就感觉到床上增加了一人的重量,头顶传来格瑞波澜不惊的声音:“要怎样才能治好啊?金?”
金把头伸出被子,迎面撞上了格瑞的视线。格瑞俯身压了上去,顶着金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真会以为我不敢?”
距离近到能让金感觉到格瑞的呼吸。到了嘴边的话瞬间被金强行咽了回去。
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连忙推开了格瑞:“那,那啥…开个玩笑嘛……哈哈哈…你快出去,我换好衣服就出来。”
格瑞下床拿起了自己的书包往外走,“那你快点儿。”顺手带上了门。
只剩金一人在房间里激动地无声大叫。
门外。“哟,被自家小媳妇儿嫌弃了?”格瑞侧头看了一眼靠在墙上的秋:“秋姐你也真闲啊。”
“不不不,只不过自家弟弟的终身大事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哈?!你在说什么呐?我…”
秋饶有兴致地看着表情本来并不丰富的格瑞脸红的样子,挥挥手向大门走去:“哎呀,就不挑看你们这些小年轻啦。我走啦。”
又一次响起了大门开关的声音,只是夹杂着格瑞小声的嘀咕,
“真是……”

没写完,希望能有人喜欢啊(那就开心到上天)

【瑞金】只有你才可以

啊啊啊啊!第一次发文,好紧张啊啊啊啊!那个,嗯……该怎么介绍呢……那个…不管啦!反正,反正——请多多指教啊啊啊!有建议的话请留言,我会留意的!(不过周一到周五拿不到手机就是了)文笔不好,望海涵啊啊!




只有你才可以
01.
“格瑞啊~格瑞你就答应我嘛……”“不要。”诶诶诶……”金追在格瑞后面,不停地发出哀嚎。格瑞扛着烈斩慢悠悠地走着。
“可是,可是——你上次明明都收了我的巧克力…” 格瑞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抬手遮住自己的脸,语气里还是有掩饰不住的慌张:“那,那又怎么了。”
“你还没回礼呢!”金理直气壮地答道。
虽然是还没回礼,但自己又不是没有认真地纠结过,笨蛋!格瑞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但这种羞耻的话他绝对说不出口。话说回来,就为了回礼这事儿,他还专门去找凯莉咨询过———
02.
“噗哈哈哈哈哈……啥?金送你巧克力了?!”听完格瑞述说后的凯莉坐在星月刃上捧腹大笑,棒棒糖都掉了。
“那…金那小子说啥没?”凯莉又撕开另一根棒棒糖,指挥着星月刃靠近格瑞,“比如…又没有明说是义理巧克力还是…”
凯莉没有把话说完,但格瑞也清楚地明白她想说什么。
“没有。”格瑞脸上还是浮上了一层红晕,略显局促地别过脸。
“哟哟,我们的No.2大人居然害羞了~”“啰嗦。”
“总之你要回礼的话,当然是金最想要的最好不过。你知道吗?”凯莉停止了嘲讽,俨然有恋爱咨询师的样子。“肉。”格瑞答得毫不犹豫。
“嘛,金的确喜欢吃肉…但这太俗气了,不行。”凯莉举起双手比划着叉,“最有效的办法肯定是你自己问金他想要啥…不过你绝对问不出口。”不可否认。格瑞十分颓然。
“那就等吧。”凯莉断言道,“以金的个性,等不及了他绝对会自己开口的。到时候,你只管答应就好啦。”格瑞点了点头,也算接受了这个提案。
03.
———但组队这种事绝对不能答应。格瑞深知自己正被许多人盯着,所以跟金组队毫无疑问会害了他。
没办法,只能先甩开金了。格瑞心里十分焦躁,当即加快了步伐。金也看出了格瑞的打算,紧咬下唇,也加快了速度。再也不会让你丢下我走掉了!金暗暗下定决心。
格瑞见金快步跟了上来,心中焦躁更添一分。他停下脚步,开口道:“金……”金也在他身后停下,满怀期待的等着格瑞的下一句话——“别再跟着我了。”金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人野蛮地捏住一样,痛。 他埋下头,垂在两边的双手紧紧的握拳,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04.
格瑞不敢回头,怕自己看到金的模样后就不能再拒绝他了。他脚下一用力,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那令人窒息的地方。
尽管金低着头,他也知道格瑞离开了——刚才格瑞加速冲刺那一脚用力得甚至生成了小小的气浪…格瑞他,他到底有多么想摆脱自己啊……视野变得越来越模糊,从眼中溢出的液体滴在鞋背上的声音他自己也能听到。
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早就被拒绝过无数次了,这次也不要紧的……才怪啊!金又想起上次鬼天盟的事,而格瑞差点被自己的愚蠢害死——“这次,这次……”金的一张一合,最终咆哮而出,“这次绝不会让你走掉了啊啊——'矢量疾走'!”
05.
格瑞完全没有想到,金居然会追过来。“啧。”格瑞不自觉地咂嘴,脚下用力,腾身跃起——一下子就冲出了树冠,整个自由丛林尽在眼底。
“金?”格瑞不仅有些疑惑不安,因为他在这自由丛林的任何一处看到那明黄色的身影。
正当格瑞打算从树冠跃下去寻找金,不远处的阴影里冲出了黄色的箭头。是金!一瞬间的安心感让格瑞放松了神经,一不小心就被金的箭头绑了起来。
紧接着就是一道身影扑到了格瑞胸前,是一脸疲惫的金。“嘿嘿…终于抓到你了……不会再让你走掉,了……”
不久前才结束的大战让金元气大伤,刚才又强行调动所有的元力追赶急速奔跑的格瑞——金一下子就体力不支,脚下一软,从树冠向下跌去。
“金!”格瑞挣开本就没什么作用的箭头,向下俯冲想抓住金。当把金拉到怀里时,格瑞离地面已经不远了。来不及了。格瑞一个反身,让自己背朝下以此护住金。
06.
砰——两人在下一瞬就坠地了。索性有草地缓冲外加格瑞本就比较强壮,两人并无大碍。只是金因为体力不支还处于迷糊的状态。
这几天来一系列的事令格瑞也是心力交瘁,他抱着金靠在一棵树下休息。
摘下金的帽子放在一旁,格瑞用手整理着金那有如太阳般耀眼的短发,小心的取下发丝间挂上的杂草与叶子。
看着金熟睡的面庞,格瑞心又软了下来,脑海里浮现出凯莉对他说过的话:“到时候,你只管答应就好啦。”……反正自己也拒绝不了了。
07.
“嗯…格瑞……你就答应嘛,跟我组队…”金迷迷糊糊中张口说道。“好啊。”模糊的声音飘入金的耳朵。“什么?!格瑞你答应了?!”金一下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格瑞纳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脸。
啊。格瑞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金不禁想到。诶?不对!金一激动,弹身而起——和格瑞撞到了额头。
“格瑞你你刚刚答应了对吧?对吧!”金不顾自己的额头正隐隐作痛,激动的向在一旁揉额的格瑞发问:“啊啊…呃……那个是…”“你句对说了的!说'好啊',还是,还是…很温柔的那种语气……”说着说着,金的语气就渐渐弱了下去,脸也红了起来。
格瑞听了也是脸颊发烫,不禁脱口而出:“靠,为什么偏偏把这个听得那么清楚。”
啊。第一次——格瑞居然骂脏话了诶。格瑞在内心暗暗感叹。
“啊啊,对啊。我答应了。”格瑞选择了自暴自弃。“啊啊啊啊啊!真是太好啦!最喜欢你了格瑞!”金大叫着扑到格瑞身上。格瑞也没有刻意躲开,只是自然地接住了金。
嘛,现在这样也不错。不想那么多了。
08.
“不过我要你再重新送我一份巧克力。”
“诶?为啥?”
“你确定你送我的那黑乎乎的一坨能当作白色情人节的巧克力?”
“哦。”

啊嗯……也许会有后续吧,有时间的话。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才好!